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槐花盛开的五月时光散文

散文 时间:2018-11-17 我要投稿
【www.52xueyuwen.com - 散文】

  想写一点文字,来纪念刚刚过去的五月时光。

  风是一个爱玩的人,尤其喜爱玩山玩水。闲在家里的时候,便在一杯茶或几页纸中细细寻味着山水的轻灵俊秀,以及这种闲散生活中的水墨气息,然后,把它们汇成记忆的湖。风其实就是一条鱼,一条喜欢在湖水中游弋的鱼;碧蓝的湖水深邃而清澈,一如它倒影着的天空;偶尔,会有几片云影徘徊,悠然来去,浮荡在湖心——风最享受的,就是沉醉在湖心云影里做着不愿醒来的梦。

  风很认真地用这样的方式消磨着属于自己的闲散时光。在风的意识深处,再没有什么比这些记忆中的流年情事更为真实的存在了,它们深深地融入了风的生命。在风的感觉中,这些记忆本身是有生命的,它们有温度,有呼吸,有着自己的色彩和喜怒哀乐;只要这些记忆活着,属于风的时光便没有流逝。

  五月明丽的天空下,阳光沉静而温和,山色清新而朗润,到处是枝叶繁茂,芳草青青,溪声更显流畅,鸟鸣愈觉宛转。阳光中的五月,明澈,清润,饱满,温静。风觉得,五月的时光,原本就是为温暖记忆而存在的;但风刚刚过去的五月记忆里却略显平静,平静得能够从中嗅出些许寂寞的味道——琐琐碎碎的杂务和慵慵懒懒的心境几乎使风的这个五月成为一张碌碌无为的白纸;值得庆幸的是,在风的寂寞里,蓦然邂逅了悄然绽放的满树槐花,于是,风的五月在不经意间被点染成一幅槐香清韵图。

  在北方,槐是一种极普通的树,树形高大,枝叶茂密。城市、乡村、郊野、山林,几乎随处可见。五月是槐花飘香的季节,由于地气、环境的影响,不同地区的槐树,花期也前后错落。城里的槐花总是开的早一些。

  在风的记忆里,他生活的这座城市,原是长满了槐树的。一到五月,处处槐香;槐香散尽,便进入夏季,又有浓郁槐荫下的清凉可以享受了。只是,这些来自童年的记忆已经无法和现实重合了。随着旧城改造,很多槐树和它们世代荫庇的老房子一起消失;而不断的拓展的新城则遍植从外地引进的树木花草,被修整成各种几何图案,整齐华丽,像是训练有素的游行的仪仗。这些花木,大多叫不出名字,穿行其间,反倒有了身在异乡的感觉。浓阴匝地的老槐树还是有一些的,但多数处在这个城市被冷落的角落;它们似乎也理解了命运的安排,安然接受。于是,到了五月时节,照样的把繁花开满一树,然后在风中把花瓣落尽,芬芳散尽,在城市坚硬洁净的地面,连尘香都不留一缕。

  风暂居在这个城市的边缘,紧靠着连绵的大山。风每周都会骑车上山,打回甘醇清冽的山泉;山泉才是茶的知音。

  五月中的一个清晨,风照例骑车进山,明润的山色和清新的空气令人心旷神怡。忽然,清风过处,几缕淡淡的甜香从鼻尖飘过,几乎是同时,几缕甜香也从风的心底袅袅升起,两股芬芳汇合交融,立刻唤醒了久违的花香记忆——没错,这熟悉的淡雅甜香是属于槐花的!

  风停下车,把目光向周围搜寻,这才留意到高高低低的槐树疏密错落,长满了一侧的山坡;绿叶扶苏间,洁白的花串团团簇簇,熙熙攘攘地挤满一树。另一侧的山坡顶处,同样覆盖着大片的槐树林,远远望去,白花繁密,沐浴在温凉的晨光中,宛然一幅意境清远的白云出岫图。

  在随后的日子里,每当风进山打水,都会在那片槐林茂密的山坡下停留一会儿,一边静静的望着那满树如轻云飘落的槐花,一边在清风中细细寻味那槐香雅韵——就像普鲁斯特一边品尝着泡在热茶里的“玛德莱娜”,一边在重现的时光中追忆逝水年华那样,风也在槐花飘香的五月走进了属于自己的真实生活,走进了那并没有流逝而去的旧日时光。

  槐花的清香,给风多了五月的留恋。下班后,经过有槐树的地方,总是喜欢停下来休息片刻。围着槐树感悟它的清香与淡雅,那带着微甜的气息,给人心旷神怡的美感。不但令工作一天的疲惫消除,更给人心头阵阵温馨,袭袭浪漫,款款深情。

  槐花是可以食用的。小时候,会把槐花直接从纤细的茎条上捋下来,满把的塞进嘴里,那种香甜满口的感觉依然令人回味。下山时,风会采些槐花回去做成槐花饭。把洁白如雪的槐花瓣捋下来,洗净,拌上面粉,然后上笼蒸熟,就可以直接食用了。自然,油大一点,多配些嫩绿的小葱,上锅一炒,更是余香满口,回味无穷了。

  有一天,风忽发奇想,要是用槐花来做汤,又会是怎样的美味呢?晶莹如玉的槐花瓣,配上几片西红柿,几条碧绿的菜叶,清清淡淡的味道,明净素雅的颜色,真是勾人想象呢!

  风和友人分享着这样的槐香生活,友人作诗调侃说:白雪为肌碧玉魂,独向山林避世尘。三生有幸入君怀,不料却做一锅烹。风倒是真觉得自己像个老饕,有点愧对槐花了。还好,风并没有真的去做想象中的槐花汤。

  随着春天的过去,山里的槐花已经逐渐落尽,风的槐花飘香的五月也结束了。槐花的花期不是很长,大概半个多月就逐渐消退。而今,花期已近尾声,那飘着槐香的花海渐渐消逝,山上的槐树依然淡定的立在山岗,似乎是在满目的繁华过后复归宁静之时,在进行一场深深的关于生命意义的思考。

  风仔细地把这一切收藏在记忆里,小心地呵护珍惜,任其沉淀酝酿。风知道,只要这些记忆隽永芬芳,属于风的五月时光便永远不会流逝。

  在风写下这些文字来纪念刚刚过去的五月时光的时候,思绪又一次地飘到了江南——江南的五月也已经过去了;只是不知,江南五月的记忆里,是否还留有风落寞的背影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