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学生社会实践报告精选范本

社会实践报告 时间:2018-02-17 我要投稿
【www.52xueyuwen.com - 社会实践报告】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这是古人得之于实践的名句,千百年来一直回荡在一代又一代人的耳际。如今,即将离开象牙塔的我,也应在一番寒彻骨之后寻得人生的梅花香。以下是小编整理的学生社会实践报告精选范本,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

  位于广西南宁市江南区的菠萝岭社区是一个有着传统并且还未跟上时代步伐的小社区,虽然在繁华的城市中存在着,但那也只是站在高楼大厦影子后的孤影。那里便是我19年来生活的地方,居住在平房老屋里的人已经不多了,都是些在家带孩子的花白老人和无依无靠的空巢孤遗,总的来说,那是个条件并不怎么好的养老院而已。尽管如此,那些享受够了宁静与岁月变迁的他们,渴望的却是亲人的回归与社会的关爱。

  20**年暑假我搬离了那个我时常嫌弃如今却依依不舍的家,那里的所有人都是我童年的记忆,是时候想做点什么了。自从中学住校后就很少接触社区里的老人了,他们总会在我儿时那欢乐与不欢乐的时候出现,或是牵着我去菜地里摘采喜欢吃的野菜,或是邀我去家里往我兜里塞几颗糖,或是让我一根一根仔细地拔掉他们的白发。

  好想再看看他们,用一点点爱来换取他们脸上不再多见的笑容。

  我在菠萝岭附近找了儿时的伙伴,伙伴们联系了附近中学里的一些学生,组织起来成为了一支自愿者的队伍,有十几人之多,我很感激他们的帮助,很感激那些稚嫩的面孔和那颗依然热血沸腾的心。

  从现在的家到菠萝岭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在前期的准备工作中不断的来往于这两处。所谓的准备工作就是拉些赞助,毕竟都是学生手头的资金不足,我们需要社会的帮助。跟居委会的负责人说明了情况得到了乐观的答复,并且可以顶着“希望在身边——志愿者慰问孤老活动”的名号,我们也就名正言顺地出发了。

  采购,分配人员,整理名单,等一切准备就绪就开始按照名单的人物一个一个去拜访了。

  刚到菠萝岭社区看到他们时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原来他们都已那么老了啊……李奶奶那些曾经需要我翻着头发找的白发已经侵占了整个头颅,陆伯伯的牙也没几颗是好的了,陈婆婆已经在轮椅待了两年之久,他们大多数人已经不记得那个扎着冲天辫的小屁孩,那个年少时的我了。

  但到黄爷爷家的时候,他那一声“豆芽菜啊!”差点没让我喜极而泣,能记得我太好了。黄爷爷很健康,只是没有记忆中的壮实了,多了那一些岁月中无意留下的沧桑。去年黄爷爷的儿子离婚了,儿媳妇把孩子抱走后一直都没有再回来,黄爷爷很喜欢自己的孙子,别提有多舍不得了,这个地方本就是老人与孩子共存的一个地方。他儿子也去外地闯荡了,今年过年都是邻里那些孤寡老人和在一起吃的饭,他们要求的不多,只是想给亲人动手做上一桌子菜,夹两筷子到他们碗里就足够了。黄爷爷很健谈,我知道他年轻时的事迹,但同行的那几个中学生显然是上了兴致,津津乐道让老爷子继续说,直到午饭才消停下来。黄爷爷家里很少有这么热闹的时候,脸上笑开了花,他总是那么喜欢小孩子的,尽管我已经成年了,还是会忍不住向他撒娇,想听他“豆芽菜豆芽菜”的叫我,逗得同行的小伙伴们笑得合不拢嘴。

  午饭是在黄爷爷家吃的,附近的邻居也都来帮忙准备一大桌子菜,很有过年过节的气氛。我们把居委会发的物资一一送给了他们,还各自封了个小红包表表心意,那一瞬间,他们甚至我们都像是被需要的,我们互相呵护互相摄取温暖互相依偎在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世界里。

  那天为了方便第二天的活动我没有回现在的家,而是到以前住的家,那里还没有人住,小小的平房却承载了我19年的青春。

  回老房子被隔壁的邻居叫住,那是覃阿姨,今年50多岁了,看起来却像是60多的花甲老人,她前些年才搬过来住的,那时候我正在上高中一个星期才回家一趟所以并不是太熟悉,她从家里拉了张凳子坐在小院子里,让我陪她说说话,我便应承了。

  夏天的夜里很凉爽,知了声起起伏伏很是惬意,只是对门去年起的的高楼已经把大片天给遮住了,黑漆漆的看不清眼前人的脸。原来覃阿姨已经离婚了,孩子老公都已经离开了这里,她身体也不是很好,因为不是老住户所以对那些大半辈子在这里过的老人没什么能说的,年龄也及不上,但是心里憋屈无人诉说,就每天夜里对对面的高楼说对知了说对花花草草说,无依无靠,靠着养老金在这落后贫穷的地方等死,那是她的原话。我默默地听着,没有怎么发表言论,我想她只是需要一个聆听者,听着她的悲哀而悲哀,听着她的快乐而快乐罢了。直到说道路边出现买醉而归的路人,才相视一笑互道晚安而睡下。

  第二天的活动内容差不多,只不过午饭是我们自己做给大家的,虽然没有太多花样,但那些老人却笑着吃完了,嘴里还不住的夸,也是一番和乐融融。

  活动两天就结束了,时间虽短却也把菠萝岭的老人们看了个遍,看着他们因诉说情到深处而落泪,因无限感激而欢笑,总而言之,这时候的样子我记住了,他们都已经不再是我儿时见到的模样了。有些老人在我忙于学业的时候已经悄然离去,我只是很感激那些日子能有他们的陪伴,无论如何,这是太好了。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