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雪之怀想抒情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1-13 我要投稿
【www.52xueyuwen.com - 散文】

  在冬日,最让人们挂念的是什么?那就是雪。

  冬日是一个远离诗意的季节,时常令人呆看着窗外的蓝天,却不知道该干什么。真是单调得连眼睛也觉得乏味呢!想像一下,彤云密布,寒风凛凛,连草和树木也失却了生命的本色,总该企盼有别的一些色彩来补偿吧。于是,翩然而至的北风硬硬地刺过地面,把庄稼地里的枯黄消融在呼啸声和流水之上的冰中,撞碎在树木枝条或房舍上,溅迸中散发出原始混沌而辽远的浊气,迅即地爬上河堤、平原、丘陵、山峦,让冰凉与坚硬弥漫在城市或村落的呼吸里。至此,封闭许久的地母之唇唱出了一组气韵灵动的弦歌的音符,贫瘠的土地上绽开了别致的花朵:抒情诗般的大雪终于封锁了这苍苍大地和茫茫原野。

  那是冬天的生命之源呵!

  雪来时一般是不经意的,活泼地从天而降,让人疑心天空是一个不小心打开的魔匣,放出了万千精灵。因着这精灵的可爱,你禁不住要用手去接。那雪触着手的感觉是轻轻软软的,于是又疑心那是孩子的小手,摸着你的鼻和眼,让你心中的那份温情顿时弥漫……那开放的姿势和潇洒的身影,使人惊诧于它的存在,不知道它是一直等待在这里,还是一夜之间绽放的。这时间你走在雪原,会被遍布的异样的花儿惊得喘不过气来,它们不是一朵朵而是一簇簇、一片片地开放,声势浩大,向着人们齐声呐喊:“春天来了,春天来了!”你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一句诗:“当冰雪将生命以冷冻的形式镌刻在树木上时,被白雪覆盖的枝条是上帝沉思的倒影吗?”

  雪其实是一种最具装饰性的自然景致。就如同女孩的粉,那增白的粉一夜之间撒得山上、村庄、路上到处都是。一片洁净的世界在我们的眼前呈现出一种境界,仿佛是投射到我们蒙昧初开的观念之壁上的影像:树们身着银妆卓然而立,脸上露出蓬松的笑意,明眸一如皎月,与冰雪的光亮竞相辉映,心底涓涓的流泉像鸟儿一样栖落于冬寒料峭的枝头,把潜入灵魂深处的阴影凝化成千古的琥珀。虽然知道在北方的冬日看见下雪就如同小孩的笑脸一样并不难,但人们总以为飘飞的雪是大自然赐给我们的礼物,每一次见雪都深含感激。

  我相信这样的说法:在冬日的思念是最真的,因为它涤荡了一切的杂尘。见到雪,就越发思念雪。之所以有这样的心情,大约是不消几日,雪开始融化了。雪的单薄,让人想起鲁迅关于雪的论述,他说:“雪,可是滋润美艳之至了……雪下面还有冷绿的草。蝴蝶确乎没有了;蜜蜂是否来采山茶花和梅花的蜜,我可记不真切了。”仔细想想,哪一个人的心事不在漫漫寒冬中蛰眠着春天的希冀呢?雪花纷纷扬扬,天空飞舞着的这些美丽蝴蝶,翩跹着融入心灵的翠叶之中。只待南风一来,隐藏的蝴蝶与翠鸟开始合唱。

  下雪的日子,天大多是灰蒙蒙的。无风暴的时候,大片儿大片儿的雪花忙忙碌碌,像是有人从天空扯下大块的棉絮往下扔。少了人工的雕琢和人为的糟蹋,有了与其他景致不同的美,美得天然,美得朴实。我有时真愿意把雪当作冬日的庄稼,可是你一点都听不见雪生长的声音,只能听见它们在风中的摇动声,那或许是它们在细切地兴奋地叫,还有枝条与枝条很亲昵的摩擦声。没有了太阳光的雪天,白昼显得很短,仿佛光阴也被缩短了些许。远处逶迤的村落,近处原野里的树林,都裹了厚实的雪被,早早地入了梦乡。雪夹在生命与大自然之间,夹在城市与村庄之间,构筑了一个毛茸茸的缥缈世界。雪的声音对于人类,真的是无法捕捉和记忆的。听不到鸡鸣狗叫,万籁俱寂中只有雪花飘落的声音。人也睡得格外沉,分不清是梦里的雪夜还是雪夜里的梦。天、地、人那么和谐地融入同一个苍茫的宇宙,万物都在神秘地成长着。

  雪在天上,也有很多的事物在降落。雪铺天盖地一般覆盖着泥土,它们充满着鲜活和孤独与天空对峙。在这样的季节,大地是属于雪的,甚至大自然的全部都围绕着雪。那飘扬的雪可以卷走我的一切,让我消融在这样的时空里,雪使我在妄想中飘荡。我追赶着一种声音,那声音使我兴奋和难以忘怀。然而我已知道我或许永远也不能拥有那种声音,那声音应该属于忽略和忘却,当你在意它们的时候,它早已离你远去。雪累了的时候,就停住了。然而,我还是没有真正看到它的模样。就如同我一直询问过的,幸福是什么?我一直以为幸福就是自己认可的那种生活,而不论处于怎样的生命状态。我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我没有找到,是因为我没有它们的真正住址……

  好在还有期望。英国诗人雪莱曾经告诉过我们,当然,那是在另外一个时代的另一个银白的世界里。他说:“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走进葳蕤的雪原,目光一旦放开,我们眼中的树林就布满了不再被白雪融化的绿叶。飞扬的思想过后,我们似乎奔走在世俗和天堂之间,在梦态的抒情中拍打着生命绿色的翅膀,并且看见了一个个冰封的日子,早已苏醒在春天的黎明深处。

本文来源:/sanwen/2169903.html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