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又是一年端午时节散文

散文 时间:2018-12-06 我要投稿
【www.52xueyuwen.com - 散文】

  每年端午,江畔总是热闹非凡,万人空巷。无数人去踏青,采艾蒿。自然也有很多商贩卖那些节日的小摆设,五彩线、葫芦、荷包……

  年少时,最爱这个节日。觉得唯有它与浪漫有关。又古典,又精致。那时总有期待与幻想。而六月也已经转暖,可以春衫薄。想一想,少年的心,暖风欲醉,青山碧水,怎不沉溺其中。

  只是没有什么故事,发生在这样的日子。心若彩虹,时光却平淡如水。不过那水里,终究还是流过了轻浅的思绪。

  现在的我完全没有那种想法。日子更加如水,是结结实实的一杯白开水,连流动的感觉,都已经不再。

  已经连续几年,到了这个日子,必回乡下,与家人团聚。从前只觉,很多事情与爱情无关,就不再有微妙的吸引力。而现在,和朋友散步,与家人共进一餐,甚至是回忆一下童年的田野美景,都有它的况味。

  哪怕是和小侄一起玩耍片刻,也有它的意义,远胜过某些雪月风花。

  于是,我死心踏地的回家,即使把磊一个人丢在嫩江。他独自起早去江边,不知道看着行人如织,做何感想。但他的观念已经和目前的我一样,觉得这么好的日子,本应去见我父母。无奈店里太忙,只能托我把礼物带回去,已经觉得抱歉,倒也没觉得我不陪他有什么不对。

  他说过,只要我对他的家人们好,对他怎么样倒在其次。我和他想的基本一样,希望他对我呵护备至,又希望他重视我的双亲。这样贪心,也是可以理解的吧。我一直觉得,其实他也是这样贪心着的,不过说得大公无私些罢了。

  曾经还怀念过母亲给我系的五彩绳。随着时光流逝,我也已经三十几岁,早已不做他想。只是死心踏地的包着粽子。第一次学着包的时候,我的作品,只能够看,经不起煮,几乎全部开线了,成了一锅棕叶粥。那之后好几年,母亲宁可自己劳累,也不用我。今年她大概是太忙了,居然也放手让我去做。我死心踏地的用力绑线,唯恐再犯同样的错误。

  什么都没想,节日就这样淡淡的过去了。唯一的感受是,回乡下之前,磊特意起早去鱼市买鱼,让我带回家。本来他的工作就要熬夜,睡得很晚,我告诉他上午再去也来得及。他觉得去晚了,好鱼就让别人挑走了。坚持要起早。还买了瓜果蔬菜,其中有母亲爱吃的杏,他一直记得我的父母是山东人,爱吃地瓜、煎饼。这种时候,他总是周到而细心。我嫌他买的西瓜太大,即使要坐出租车,暂时拎着,也嫌太重了。他说:“人多,当然要买大点的西瓜了,要不怎么够吃。”这些点滴,都存于我心。

  鄙人是有良心的,会在以后他得罪我的时候,想一想他的这些好处。

  以他的性格,以我的脾气,在相处中不互相激惹,是完全不可能的。

  我是公道的人,才没有把责任全推到他身上……

  还有一个好消息是,我包的粽子尽管小了一点(没敢往里面放太多米,怕热胀冷缩,再挣开),难看了一点,还是煮得完整圆满。小心驶得万年船,不枉我将它们一个个五花大绑。

  给磊打电话,他也泡了江米和粽叶,只是他和面案姐、师傅三个人都没包过,不知道能不能包上。想起他的口头禅是:“除了生孩子我不会,其他都会。”而玲姐平时在家里说一不二,在干活上更是谁也不服。我后来又问,他们到底包了没有。如果没包成,预备好好笑他们一次。这几个能人还不如完全不会厨艺的我。可惜,他们没给我这个机会。果然还是无师自通,一包成功。

  第二天回来,见到慧的时候,她正要去买五彩线给我。我忍不住笑她,“这种小孩子的玩意,也就你喜欢。我早过那个年龄阶段了。”她完全不听,和平时一样偏执。发觉店里正好有面案姐刺绣用的线,就开始给我编,还仔细认真的给我系上。为了她的一片心思,我只好戴着。她嘱我,一定等到下雨的时候再摘下来。晚上回家,我洗漱的时候,就不小心弄湿了,悄悄的放了起来。千万不能让她知道。这几天她自然还会见我,还是再戴回去的稳妥。

  想一想,每年的这个时候,她似乎都会送我点小东西。她去玩的时候,给自己买,总是会带给我一份。朋友之间,习惯把自己认为好的物品送给对方。就象每年平安夜,她必送我平安果和百事橙一样。而我前段时间无意中遇到水晶苹果,也为她买下,准备今年平安夜给她一个惊喜。为了配合她的小情调,还打算去礼品店装饰一下。

  没办法,认识幼稚的小朋友,就得做点幼稚的事儿……

  她喜欢青花瓷的图案。我收到这样的饰品,基本上会送给她。有些人固执的不肯长大,有时也是好事。至少她还保留着那份情怀。即使送她这样小的礼物,她都会很开心。

  而我已经到了非贵重物品不能被打动的阶段……这样说也不完全正确。有时好友送点小物品,也会觉得温暖。

  因为慧的那根五彩线,我又一次找到了一点从前端午的感觉。一边蔑视着浪漫,一边又会为些微的浪漫而动容。

  尽管现在的我,过什么节日,几乎都千篇一律。原则都是一个,尽量和家人一起过,尽量给父母买礼物。情人节例外。

  这大概是“老去”的一个象征。我也在考虑是否换一个词语,比如,这大概是“成年”的一个表现。

  年少时觉得,很多时刻,都应该和心爱的人一起度过。如端午和恋人一起踏青,互视微笑。如正月十五,和喜欢的人一起看烟花绽放。如情人节、生日、新年的守岁……

  这些愿望几乎都在成长中,被逐一淡漠。什么时候你觉得,陪父母比陪爱人重要,大概就真的“老去”,或“成年”了。

  和爱人在一起的岁月,还会更加长久。而父母,从年少时一直在身边,却一直被忽略。等有了自己的家和工作,与他们分开,才终于明白,世间缘分有限,不只是情缘短暂,和每一个亲人相聚的时光,更加要珍惜。而知道你一大堆臭毛病,还肯岁岁年年陪着你的朋友,也是不易。

  毕竟,人来到这个世间,都是白驹过隙,弹指一挥间。

本文来源:/sanwen/2088626.html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