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噩梦杂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1-13 我要投稿
【www.52xueyuwen.com - 随笔】

  做了一个噩梦,大概是高中的生活,混有了一些大学的元素。

  故事在用谎言讲述事实,故事,只是故事本身。

  噩梦的根源大概还是自己那段不愉快的经历吧。源于自己不曾反抗,源于自己过于压抑,源于别人的扭曲,甚至是自己的扭曲。

  恶心,真的很恶心。

  我无法原谅她,作为一个老师,当然我并不一定同意所谓学生的所有行为,但那种矫正的暴力,只能说是一种暴力,连象牙塔本身都算不上。愚蠢,大概也有我的愚蠢吧。

  所以也许我现在还是那个样子,但我开始有一些东西,反抗的东西在里面,我在成长,我只是不希望别人经历那些我所经历的东西,或者,可以用更健康的方式表述出来,让自己合理的发泄,而不是压抑。

  压抑,到最后扭曲,到最后,有些伤口真的永远无法愈合,我不希望我带给别人这样的体验,尽管,或许我已经这样了。

  基督教里有罪的概念,有旧人与新人的变化,我不完全信与望那条出路,但我承认我自己的愧疚,我太想承认那些我的愧疚,无论是我对别人,还是别人对我。

  这不是在逼自己,而是,我想对自己忏悔,对于我所做的那些不愉快以及那些别人对我的不愉快,可能前者多于后者。很多事,发生了,就永远的在那里,就在那里。你无法言说,可是,有一天,当你醒来,想起,这一切带给你的如果只是恐惧,哀伤,和想要逃避......如果是我的孩子,我真切地不希望他或她遇到这些,冤枉,诋毁,报复,那些糟糕的东西,极度糟糕地东西。

  声音在众人面前被淹没,但声音也许被留下过。

  昨晚吃饭,我只是意识到,其实我亦曾伤害过一个女生,如我那暴躁、偏执、多疑的高中语文老师曾三年里对我造成一切的不良影响一样。只是,另一种方式,我其实也伤害过别人。也许不止一个人。

  我想忏悔,忏悔我的错误,忏悔我的幼稚,我的变化无常,我的偏执和阴郁。

  也许有谅解,也许没有声音,也许有或者无。

  我只是想对这个世界说,对不起。然后,我会努力活出我自己,去拥抱她,拥抱每一个陌生人,去相信象牙塔的理想,即使也许大西洋上的国度早已沉灭在海底,可是如果没有信念与希望,没有那份天真那份追求。我们和行尸走肉有和差异......

  我依然不知道明天会怎样,我不知道,真的,别人有祝福,有建议(尽管是善意的但也许确实只能作为一种善意吧,我也很感谢那份善意,也讨厌自己的过份苛求),但我想努力过好今天,是的,今天,伴随着未来的恐惧和已过去的哀伤,但我愿当下的愉悦,有一种,也许你看不见但我知道我能看见的东西在支撑着的我的那种生活。

  也许,我只是个孩子,也许,也许,

  我愿拿起我手边的琴,我会去吟唱......

  大话西游里,唐僧对至尊宝说,悟空,你打我吧,你打我吧,但迟早有一天,如果你明白这一切,你会回来陪我一起唱这首歌。

  什么歌?

  你还记得么?

  就是当当当当当当......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