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我的三次高考杂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12-06 我要投稿
【www.52xueyuwen.com - 随笔】

  路上,看到转车的高中生们,不知他们是高一高二还是高三。但都让我想起了曾经的自己,曾经的那三次高考。我考了三次,你呢?

  记得,那年高一,第一节课,做自我介绍时,班里一位男同学说:“希望我们都成为新千年第一批大学生!”20xx年,那个说出豪言的男生,那个偏科严重的男生,那个写诗追班花的男生,超长发挥了一本的水平,最后被大连理工大学录取。而我,平时前十,高考分数却只是个专科线,二本线都没有达到。看完分数后,谁也不想见,回到妹妹的宿舍,那里空无一人,顶楼被太阳蒸的有50度,睁眼躺了一夜。懵得一动不动,没有任何思想。我辜负了那位男同学的班级目标。当初都说,考上一中就等于一只脚已经迈进大学的门槛。可是如今,我被摔倒千里之外,伤痕累累。现在已经不记得怎么回的家。回家后,好长一段时间里,一家子全陷入了深深的沉默里。还记得高考前,10岁的弟弟,用毛笔在院墙上写满了“上大学”三个字。现在还在老家的墙上残留着,诉说着那段心存希望又收获失望的岁月。此刻,我连那三个字都辜负了。父亲不甘心,没让我报志愿。让我复读从头再来。

  20xx年9月,雨过天晴的一天早上,我骑着自行车,带着行囊,奔赴县城复读学校,从头再来。我高考分数高,学校没有收我学费。苦学的日子已经没有了印象,比较深刻的画面便是和同位兼舍友一起学歌。每天下晚自习回宿舍的路上,一起唱刘欢的《从头再来》,后来又学了《枕着你的名字入眠》、《祈祷》,她唱歌很好听,她给了我信心,说我比她另一个同学强点,还有点调。复读高考后,她考进了曲阜师范大学,通信一次,就断了。如今还处于失联中。经常会想起她,想起那段隐忍又充满希望的岁月。20xx年7月,平时班级前几名的我,又是专科线。至今还记得,查完分数时那一刻的紧张和窒息。报了志愿,不知什么原因却石沉大海,一个通知书也没来。我辜负了给我减免的那些学费。毫无头绪,不知所措,父亲带我来市里说一个地方可以报志愿。骄阳下,我和父亲穿行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十年后我定居的城市),还坐了骑行的黄包车,很遗憾当时没有相机。到了才知,是自考和成人高考招生。果断放弃。表哥说,你换一个城市吧,也许会改改运气。

  20xx年10月,离开县城,来到市里的复读学校,学校再一次给我减免了学费。我什么课本都没有带,这里的班级没有班委,没有早晚自习,没有早操,空余时间很多,我经常晚上一个人跑到新华书店看书,什么书都看,关于健康、言情、历史……还记得那时正在热播《流行花园》,杉菜那么漂亮可爱,男主那么酷,新华书店一直在播。我也会站在那里看很长时间。有一次在回校的路上,被路边爱书人音像店播放的羽泉的《烫心》秒间迷住,并喜欢了很多年,成为永久不变的私房歌。这首歌见证了那一段陌生地方孤单岁月的我。还记得,高考前几天还在桌洞偷看言情小说,被数学老师逮到砸头皮,高考前五天,我发烧感冒了,父亲接我回家。一路沉默,还记得满路的麦草。时光如梭,20xx年7月,顶着烈日,再一次高考,父亲来看我,请我吃了带鸡腿的盒饭,好香!终于,过了重点线,接到了还算理想的通知书,记得通知书来得那一刻,母亲很激动,连她宠爱的儿子都不能碰。我沉默了很多年,没有联系一个同学和老师。仿佛那段岁月是一个深深的伤口,一直包扎着,不敢回首,不敢示人。直到考研工作后,无意间联系到做同行的高中同学。如今想来,正如普希金在《假如生活欺骗了你》里说的:“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会将过去;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念。”每年高考的时刻,我都会想起我的高考。那段痛苦不堪回首的伤痕,终于消散在敢于谈起的岁月里。当你攀爬到人生高高的舞台上时,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才肯轻易提起,也成为人生的美丽点缀。比如马云、俞敏洪,他们都参加了三次高考。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