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染指流年,谁的青春不带伤感人故事

故事 时间:2018-11-08 我要投稿
【www.52xueyuwen.com - 故事】

  引言:年少的青春,没有人能背负得起爱情。而我,只能在伤痕累累中慢慢赎我的罪……

  一

  十六岁那年,偶尔在一辆公交车上,我遇上了朵朵。后来我才知道,这个总爱穿白裙子的女孩子是新转学来的同校同学,而那时的我,在青春期荷尔蒙的刺激下,早已暗暗喜欢上了她。我默默的跟在她后面坐同一辆车上学放学,可我只是羞涩隐蔽的暗恋:我的脸曾在小时候烫伤过,留下了一块永远也消失不了的伤疤。因为自卑,我从来只是偷偷的爱慕着却无法对她表白。哪怕,朵朵家就租住在我家隔壁。

  朵朵的父母是来此帮人加工棉被的浙江人。靠着微薄的收入维持着生计,朵朵也是最近才从老家转学到此。家境的贫寒,陌生的环境,使得害羞的朵朵总是很少跟人接触。不过,相遇的次数多了,她开始在看见我时给我一个羞涩的微笑了。那笑容,清纯的犹如开在春风里的花,让我心花怒放。有什么东西在我的心底暗暗萌芽。虽然从没有约定过,可有时,我会在门口等她一起上学,而她,也会在车站等我一起坐车回家。

  那时的感觉真的是很难忘。两颗朦胧的心,在碰击中滋生出温馨的花。即使在多年后,我仍然固执的认为自己和朵朵当初的那段情意,不是爱情却胜过爱情。

  每天清晨,朵朵都会站在院子里的木棉树旁梳头。我总会躲在靠近院子的窗帘后面偷偷的欣赏她的侧影。同时,心头会涌出一种莫名的感觉。那时我想,朵朵的身子一定像棉花糖般的柔软。我竭力克制自己想冲出去拥抱她的感觉,以至我甚至可以听到自己心跳加快的声音。

  二

  放暑假了,我和朵朵随着几个同学去爬山。因为朵朵一定要爬到山顶的最高处看日落,于是我们和同学们走散了,再往前走偏偏又迷路了。我拉着朵朵的手惊慌失措的在山林里穿梭着。慌乱的同时,一股奇怪的感觉却在手和手的接触中沸腾,它在我身体里四处蔓延。

  黄昏时,再也走不动的我们只好找了个平坦的地方歇息。我将自己的外衣脱下铺在地上让朵朵躺下休息,自己就光着上身沐浴在落日的余晖里。

  朵朵躺在地上,两颊红扑扑的,胸部一上一下起伏着,我在她身旁跪了下来,朵朵朝我羞涩的一笑,就这一笑,顿时将我的满腹心思给勾了出来。我不禁低下头去想吻一吻朵朵那红苹果般的脸。

  朵朵害羞的紧紧闭上了双眼。我喘息着,颤抖着,轻轻迎上那同样因为紧张喘息着,颤抖着的朵朵。

  两片唇接触的瞬间,我觉得心跳好似在那一刻停止了,那种感觉,是说不出的美妙,可没等我缓过神来,便被一声惊天的怒吼差点吓得魂飞魄散了。面对衣衫不整的我们,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大人们都脸色很难看。

  朵朵的父亲更是脸色吓人,他拽过朵朵就是一记耳光。朵朵哭了。我心疼的想冲过去,爸爸却紧紧拉住了我。

  回家后,我不知道妈妈和朵朵的妈妈在吵嚷着什么,只知道她们吵得很凶。没过几天,朵朵一家便在一夜之间不见了。我问了好多人,可谁也不告诉我朵朵一家到底去了哪里。她连一个号码,一个地址,一句话都没留给我,就如同一片云彩,轻轻飘来了,又转眼飘去了。却让我的心从此留下了空白!

  三

  我曾听朵朵的父母说过他们是浙江人,我想去浙江找找朵朵。我想念朵朵想得快发疯了。可我的慌乱和苦闷却没逃过父亲的眼睛。他将我在火车站揪了回来。

  暑假随后的日子,我是被关在房间里度过的。除了父母,我谁都见不到。父亲说,如果我胆敢再偷跑,就要打断我的腿,还会永远都不认我这个儿子。末了,父亲还流了泪,他说,孩子,你和那丫头的年纪都还太小,你们还不明白什么是爱情,什么是生活,什么是责任……等你们长大了,你们就会明白我们做父母的苦心了……

  父母的眼泪让我无言与对,它们沉重的让我再也不敢往外迈出寻找朵朵的腿。我无奈,我只能假装忘记。可思念却是有根的。它在我的心里发芽,扎根,蔓延,在每个夜里把曾经的美好浮现心底,我怎能忘记呢?我把对朵朵的思念刻在窗前的木棉树上,它在生长,我的思念也在疯长,我压抑着它,给朵朵写下了无数封信件,可却不知道它们可以往哪里投寄。

  所有的回忆是忘不了的,夜里,我只要一闭上眼睛便会想起山里的那个傍晚。梦中,总是看见朵朵在草地上朝我露出如花的笑脸……

  四

  后来,我从邻居们偷偷谈论的话语中知晓,朵朵的母亲在一夜之间忽然上吊自尽了。朵朵的父亲不知道为什么也在那天夜里突然发疯了,而朵朵也被他用刀片在脸上划的鲜血淋漓。

  在后来,我又在别人躲躲闪闪的支支吾吾中,听到他们议论朵儿一家所发生的事都和我的母亲有关。我无法去向他们追问什么。我只有回家向母亲求证。

  面对我的疑惑,母亲惊慌失措,却怎么都不承认。后来,愤怒的她干脆关上门不再理我。我明白,朵朵一家的事情,肯定和母亲有关。而且,肯定还是因为我,我开始担心朵朵,她怎么样了?我们并没有做什么,为什么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

  父母的生意做得很大了,有了钱的他们给我的脸做了移植手术,手术很成功,那天,母亲抱着脸上没有一丝疤痕的我哭了很久很久。他们买了新房子,可我却执意一个人住在老房子里,我幻想着有一天朵朵能突然回来。我的固执,换来的只是母亲愤怒的手掌。

  我开始流连酒吧,喜欢上了那种在酒精的麻醉中昏昏度日的感觉。昂头灌下一大杯酒。火辣的滋味直冲心底,青春期的叛逆如烈酒般伤人。

  学校无奈之下将我开除了。风风火火赶来的父亲在酒吧里找到了我,面对醉醺醺仍固执不逊的我,他的巴掌高高的扬起,却狠狠的落在了自己的脸上。

  回家后的我更加放纵了。父亲忙着生意,母亲根本无法管束我。终于有一天,被酒精烧红了双眼的我抓起椅子狠狠砸在了别人头上!

  匆匆赶回的父亲花了不少积蓄,我还是进了拘留所。押解离开那天,母亲不停的流泪,不停的埋怨自己,那一刻,我的心好酸。

  五

  刑满释放那天,我站在监狱的门口,正是夏天,火辣辣的太阳射的我睁不开眼睛。可我,突然在心里涌起一股渴望,那是在监狱里我一直克制自己不去想的渴望,我突然之间很想很想见朵朵。

本文来源:/gushi/2030974.html
热门文章